網站首頁 > 宏觀經濟> 文章內容

世界大變局倒逼宏觀調控創新 ——訪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部副主任、研究員

※發布時間:2019-8-5 15:49:11   ※發布作者:habao   ※出自何處: 

  宏觀調控必須適應經濟運行的新變化,也必須適應體制機制的新變化。宏觀調控創新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重新塑造與

  近日,習總主持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委員會第八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的指導意見》。會議指出,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加快建立同高質量發展要求相適應、體現新發展的宏觀調控目標體系、政策體系、決策協調體系、監督考評體系、保障體系。

  中國宏觀調控的每一次變化都與經濟的發展有著密切關系。2008年以前,我國宏觀調控的目標主要圍繞防止經濟增長由偏快轉爲過熱、穩定物價和保持經濟平穩發展等;2008年以後,宏觀調控的目標轉變爲“防止經濟增速過快下滑”,使用擴張性的宏觀調控工具,經濟下滑的趨勢得以控制;在物價水平出現持續上漲的情勢下,2011年,宏觀調控目標轉變爲“穩定物價總水平”;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即2013年以來,宏觀調控的目標圍繞,轉變爲“穩增長、調結構、促發展”;十九屆三中全會後的宏觀調控目標轉變爲“統籌推進穩增長、促、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各項工作”,2019年的工作報告又把“保穩定”放在了五項工作之後。

  回顧近十年中國經濟的發展和宏觀調控政策的變化,我們可以明顯看到,隨著經濟形勢的變化,我國宏觀調控政策隨之進行了調整,從“雙防”到“四萬億元”強刺激,從強刺激到定向調控,從微刺激再到供給側;從過度強調有效需求不足和危機管理向強調潛在供給能力下降和結構性。應該說,宏觀經濟政策的調整有效應對了國際金融危機和世界經濟衰退對中國經濟發展帶來的沖擊,但是在當前國內外經濟形勢錯綜複雜、挑戰空前嚴峻的背景下,防止經濟增速下行趨勢,需要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

  爲何要強調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部副主任、研究員王小廣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暢通國民經濟循環是當前深入供給側結構性、保持經濟平穩增長、提高經濟運行質量的重要抓手。從暢通國民經濟循環入手,著力解決經濟循環中的突出問題,提高我國經濟運行與發展質量,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首先,完善宏觀調控,需要思和方法的進一步創新。過去我國的宏觀調控,主要是關注總量平衡的分析和對策,對經濟運行循環關注不夠,要進一步提高宏觀調控政策的效率,必須重視經濟內部和外部循環的研究,將國民經濟循環分析納入宏觀經濟分析框架。其次,重視解決“循環不暢”問題,是深化供給側結構性的著眼點,是使供給側結構性取得預期效果的關鍵。2018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深化供給側結構性要在“鞏固、增強、提升、暢通”八個字上下功夫。暢通是深化供給側結構性的“壓軸戲”。三是保持經濟平穩增長、提高經濟運行質量,必須著力保持國內市場和生産主體、經濟增長和就業擴大、金融和實體經濟的良性循環。暢通國民經濟循環的重要環節,不僅能夠保持經濟平穩運行,而且是提高微觀資源配置效率、降低經濟金融風險的重要手段。

  王小廣指出,中國經濟運行趨勢是由高速轉爲中速,宏觀調控面臨的問題不再是速度問題而是結構問題。以保持高增長速度爲中心的宏觀經濟政策不再適應這一新變化,從過去兩輪經濟刺激政策效果看,以增加投資爲重點的刺激政策並未改變經濟調整的趨勢,只會帶來“反彈”效應。相反,經濟的好壞,穩定與否,取決于結構優化和質量效益的提高。傳統的宏觀經濟調控方式對解決結構轉型升級期的各類問題有很大的局限性。必須創新宏觀調控方式,把主要精力放在促進經濟結構的轉型升級上。

  “我們所處的時代,是一個醞釀巨大變革的時代,前所未有,挑戰前所未有,機遇前所未有。面對國內外多重下行壓力疊加的複雜形勢,中央准確把握新形勢、新趨勢,創新宏觀調控思和方式,化阻力爲動力,變危機爲先機,引導國民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爲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打下基礎。”王小廣進一步分析。

  王小廣對記者說,在經濟全球化的大背景下,我國經濟與世界經濟越來越相互依存,宏觀政策既要考慮國內因素,也要著眼于全球視野,統籌好國內國際兩個大局。一是“發展思維”,把穩中求進作爲宏觀調控總基調;二是強調“底線思維”,把穩增長作爲宏觀調控首要任務;三是“創新思維”,把提高增長質量作爲宏觀調控的著力點;四是戰略定力,把穩增長與調結構統一起來;五是國際視野,使國內與國際有機結合。

  王小廣認爲,以來,我國宏觀調控創新的最大亮點是提出了區間調控和定向調控的思和方式。爲了應對新常態下經濟形勢變化,基于新的發展和決心,2013年提出了區間調控的新思。通過科學地確定經濟運行的合理區間,確定“上下限”;通過政策操作使經濟運行既不越出通脹率上限,也不越出經濟增就業下限。用合理區間統一對經濟形勢的認識和判斷,作爲實施何種宏觀調控措施的依據,起到穩政策、穩預期和穩信心的作用。鑒于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但增長動力不足、下行壓力不減,2014年又在區間調控的基礎上提玉米地的大嫂出了定向調控。針對制約經濟發展的結構性和體制性矛盾和問題,實施精准有力的調控措施,將穩增長與調結構有機結合起來,打出了政策“組合拳”,著力激活力、補短板、強實體,提高長期增長潛力。

  王小廣表示,區間調控最大的創新點就是形成了“目標+區間”的新調控目標定位。經驗表明,宏觀調控的單一目標或過多目標,都容易引起經濟運行扭曲或失衡,影響宏觀調控效果。對宏觀調控目標的重要性進行排序,總結起來有三種觀點:盯住經濟增長率、盯住失業率和盯住通貨膨脹率。因此,如何選擇重要的宏觀調控指標,形成統一的目標定位,是提高宏觀調控有效性的重要課題。中央提出經濟運行合理區間的概念,巧妙地解決了這一難題。考慮到經濟增長受到周期性和趨勢性因素影響存在下行壓力,爲適應和引領新常態,確定上限以通脹爲調控指標,下限以增就業爲調控指標,形成了一個合理區間,經濟運行在一個符合潛在增長率而現實又可以承受的範圍波動。宏觀調控“區間+目標”的框架,把理論問題和實踐操作問題很好地結合起來,有利于避免形勢判斷和政策選擇不同看法的困擾,宏觀調控操作相對簡便,減少了人爲性,提高了有效性。

  宏觀調控思和方式創新的另一個突出特點是形成了“總量+結構”的調控組合。傳統的宏觀經濟理論認爲,宏觀經濟政策只管總量不管結構,但我國經濟現處于動能轉換的“銜接期”,各種問題和矛盾交織疊加,形成極爲複雜多變的局面,特別是在目前潛在經濟增長率下降的情況下,僅靠總量型的區間調控措施難以穩增長,必須探索更好的宏觀調控方式,實施長短結合的政策,激活力、強內力,提高潛在經濟增長水平來穩長期增長。宏觀調控既要著力穩總量增長,又要在優化結構上發揮積極作用。根據這一特點和要求,中央把“調結構”納入宏觀調控體系中,創新性地提出了“區間調控+定向調控”的政策組合。區間調控與定向調控各有側重,區間調控側重于穩總量,定向調控側重于調結構,兩者緊密結合,形成穩增長調結構合力。

  王小廣對記者說,區間調控強調宏觀調控政策的規範和穩定,有助于穩定市場預期,它使人們得到了兩個重要信息,一是有責任、也有能力保持經濟運行處于合理區間,二是在經濟處于合理區間時,宏觀政策是穩定的,一旦滑出經濟運行的合理區間,必然會出力度較大的調控政策,而當再次恢複到合理區間時,政策又將常態化。這兩點對增強市場和社會信心極爲重要,可以說是起到了“定海神針”的作用。而定向調控,則有利于長期市場預期的穩定。

  王小廣進一步指出,宏觀調控必須適應經濟運行的新變化,也必須適應體制機制的新變化。宏觀調控創新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重新塑造與市場的關系,不該管的退出,讓市場主體發揮調節作用,這一過程也是去行政化過程,是構建新的宏觀調控體系的前提。與此同時,該管的要管好,以前我們以宏觀調控的名義幹了許多不該管的事,對微觀主體幹預過多,現在必須讓其歸位,使宏觀調控真正負起宏觀管理的職責。正是基于這樣的認識,中央在宏觀調控思和方式創新中,積極引入變量,形成“調控+”的新思。一是堅定地去減少行政的直接幹預,使宏觀調控真正“歸位”;二是尊重和相信市場,向市場和社會放權,鼓勵大衆創業、萬衆創新;三是將宏觀調控工具創新與放松市場准入、培育市場主體有機結合起來。

  “宏觀調控采取‘總量+結構’和‘調控+’的方式,實際上是強調穩增長中的結構變量和制度變量,而這兩個變量則是決定經濟潛在增長率的主要因素。潛在增長率反映的是經濟增長的中長期趨勢,宏觀調控通過提高潛在經濟增長率來穩增長,客觀上便突破了只專注短期經濟運行問題的傳統框架。中央從適應和引領新常態出發,強調宏觀調控要既利當前又惠長遠,寓短于長,以長促短,拓展了宏觀調控的時間軸,形成了‘短期+長期’的思。”王小廣說。

  傳統的宏觀政策偏重于總量問題而忽視結構、制度問題,關注價格總水平而忽視了資産價格水平變化,這實際上是把潛在增長率因素看成是一個常量。按此思,雖然總量表現比較平穩,但結構性、體制性問題卻可能不斷積累而愈顯突出。結構失調、體制不僅增加穩增長的困難,甚至使發展不可持續。經濟發展的本質在于結構變化和制度創新。在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的形勢下,通過調整結構、創新體制,提高經濟潛在增長率,是保持經濟運行處于合理區間的重要途徑。新興經濟體發展經驗表明,中等收入階段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傳統發展模式下的潛在增長率下降,結構不適應、體制不適應則是其內因。只有推動結構和制度變革,提高潛在增長率,才能實現經濟轉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財成國際

相關評論
已有 條評論信息,點擊查看
姓名: 驗證碼:看不清楚,換一個
日劇網